欢迎访问水月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青春校园 > 文章正文

《天堂夕阳》第九章:心灵的救赎

时间: 2018-07-09 | 作者:褦襶子 | 来源: 水月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www.szjsw1688.com - 水月文章网】

  经过传统舆论禁区的徜徉,首期项目班的孩子们把积郁在心灵深处的困惑都释放了出来,略释重负地步入了高二年级。新招聘来的老师也与孩子们磨合的差不多了,绝大多数同学的成绩开始缓慢提高。几个原来在一中时的尖子生成绩甚至比那时还有提高。天堂中学的教学模式与本市所有其他高中都不同,可是为了检验这些孩子的学习效果,卜昱让这批学生与一高中原来的同学共同参加了学期末名校联考,结果93名首批项目班的学生,有81名与原来一高中的同学共同排名,名次高于他们离开一中前。最差的一名比离开一中时名次下降了27名,其他11名同学名次下降了3~7名不等。

  侯征是最反对按分数排名的。他设计的天堂中学学业衡量方式,只有优秀、合格、不合格三种档次。老师批卷,也不在卷面上标记分数,卷面分数只是用来确定等级的,不公开。他知道这次卜昱让首期项目班的高二学生参加名校联考,并与一高中同期高二学生共同排名,是为了堵悠悠众口。所以他劝阻了几位持反对意见的老师。

  “主题辩论”半年后的寒假,侯征年三十值班。以校长卜昱为首的年轻同仁与他这个老家伙一起“疯狂”了毫几年,几年来传统的年三十侯征总是主动要求值班,卜昱大年初一值班。让辛苦了一年的同事们与家人好好过个团员年。接班后,他巡视了整个校园。给各教学楼、各宿舍楼、实验楼、体育馆、图书馆、多功能教辅楼、校门值班室的当值员工送去了一份老伴儿忙了一整天包的饺子。学校给侯征配了一辆车,可是平日里侯征都是徒步上下班。今天他让司机帮忙,把分装在学校食堂借来的保温桶里的饺子送到学校,分送给每个岗位上当值的员工。然后打发司机师傅回家过年。

  送走司机师傅,侯征用监控分别查看了学校各个部位。然后躺在值班室的床上看了会书。外面的鞭炮声喧闹个不停,他无奈地放下书,打开电脑准备浏览一下未被“净化”的外文网站。可还没来得及细看,门卫打来电话,说是有个学生找他。侯征奇怪地把监控切换到校门,心想哪个学生大年三十不在家过年,到学校找他。监控中侯征看到一个农民工模样的年轻小伙子正在与门卫值班的保安队长说话。来人看得眼熟,他让保安队长问问来人叫什么名,保安队长回复说:“他说他叫敫润吉。”侯征让保安队长亲自把来人送到总值班室。

  是他,虽然敫润吉出走一年多了,可是那神情还隐隐透露出当初找侯征询问关玉秀消息时的忧郁。关玉秀的悲剧给侯征留下太深的愧疚,他甚至时至今日还在不时地反省自己有什么责任。他无法接受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香消玉殒了。敫润吉直直地看着老师,眼里噙着泪水。侯征打量着一身农民工打扮的敫润吉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你这是从哪来?还没有吃饭吧?既然你已经决定回来面对现实,就先吃了你师娘包的饺子吧!”

  敫润吉狼吞虎咽地把一保温桶饺子吃了个干净。侯征给孩子倒了杯开水:

  地球生命就是从没有任何添加物的白水开始的,噩梦已经成为无法改变的过去,明天还得继续。上苍待你不薄,给了你的东西远远多于白水。无论是痛苦、还是幸福都是生命的反映,相对于顽石而言痛苦对于生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为它证明你还活着。

  对于逝者而言,最好的祭奠就是被她爱的人好好活着。她宁死都不肯把污水泼给你,寻求解脱。倘若你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为了一个对你如此痴情的女人,还有什么不敢面对的呢!直面这件事给你带来的所有痛苦,是场心灵的救赎,是对她最好的怀念。老师知道,要你回到天堂中学,面对那些知晓你们经历的同学,承受周围人的鄙视、同情,是何等的心灵煎熬。如果你不敢面对,玉秀姑娘就白用她短暂的一生痴情于你一场了。

  敫润吉:老师,我懂了。不仅是为了玉秀,也为了我自己。如果我连自己行为的后果都不敢面对,是对我与玉秀感情的最大的玷污。

  侯征知道,过去这两个孩子之间的感情,大多是青春萌动期的本能反应,还够不上纯粹意义上的爱情。可是为了让眼前这个男孩子成熟起来,必须要让他有种男子汉的感觉。这样才能拯救他颓境中的灵魂。而他的回校,对于那些处于青春骚动期的天堂中学学生来讲,也不啻于警钟常鸣。

  还没有从关玉秀悲剧的阴影里走出来的少年不愿意回家。敫润吉的父母懊悔当初不顾及儿子的感受,一厢情愿地去为儿子争什么清白。法庭调节时,他们没有过多辩解地就接受了支付赔偿,也是为儿子了却一份牵挂。年三十敫润吉的母亲饱好了饺子,可是夫妻俩都看着饺子吃不下去。父亲在摆碗筷时,摆了三付,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子能再与他们在一个桌上吃上团圆饭。接到侯征的电话通知后,夫妻俩急匆匆地赶到天堂中学,接到嘱咐的保安队长把敫润吉的父母送到了侯征的值班室。

  母亲看到憔悴的儿子泪如雨下,扑上去抱住敫润吉紧紧地搂着。可是敫润吉的反应却不那么热情,父亲上前张开双臂把母子俩揽入怀中,反复地说:“爸爸、妈妈错了,爸爸、妈妈错了。儿子,跟爸爸、妈妈回家吧。”敫润吉不愿意回家,侯征把孩子的父亲叫到值班室里屋,建议他们暂时不要免强孩子,给孩子点时间。否则可能再次导致孩子离家出走。

  父亲出去说服母亲,侯征又把敫润吉叫时来,说服孩子跟父母回家。可是敫润吉坚决不肯回去。最后侯征与家长商定,先让孩子在校宿舍住下来。

  新年佳节,绝大部分项目班的孩子都投亲靠友离校了。可是有7个家远,直系亲属都已经不在的孩子被卜昱领回家去过年了。卜昱的续弦市图书馆的管理员张瞳瞳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不仅对卜昱十三岁的儿子视如己出,也非常支持卜昱的工作。看到丈夫苦恼,她经常安慰说:“大不了再跟你去偏远山区支教,去过田园生活!”卜昱能够承受世俗的压力支撑下来,与这个女人有很大的关系。每到新年,她都要提前毫几天张罗,招待卜昱领回家来的孤儿学生,与卜昱、儿子一起同失去亲人的学生们看电视新年晚会,听新年钟声。卜昱把床让给妻子和几个女孩子,自己与男孩子在铺有地热供暖的地板上打地铺。可今年的午夜的饺子还没有吃完,就接到侯征的电话。

  侯征向卜昱汇报了敫润吉回来的情况,简略谈了自己的想法。同时建议让在他那过年的孩子们回校宿舍,让敫润吉与他们住在一起。吃完午夜的饺子,卜昱告诉三个男孩子,还有一个因故不能回家过年的男同学在学校,想请他们回去陪那个同学一起住校宿舍。三个男孩子懂事地爽快应允了。卜昱亲自开车把三个男同学送回到学校,他明白老师这是怕敫润吉一个人住出意外。所以他在车上就嘱咐三个男孩子:“跟你们说的那个男同学,因为与家里闹别扭心情不好,你们这段时间就陪他一起住在学校,多关心他,有什么情况马上与老师联系。”#p#分页标题#e#

  敫润吉,选择回到高二年级,与玉秀过去的同学在一起,接受他们的心灵审判。

  出走一年多,离家前敫润吉高二上学期都没有读完,现在直接进入高二下学期,所以文化课落下一些。尽管他很聪明,也非常努力。可高中的课学起来有一定的难度。回校初期,成绩一直不是很理想。

  敫润吉的归来,让乌云琪琪格内心再起波澜,到不是乌云琪琪格忘不了他,而是她可怜其遭遇。敫润吉的归来,成为校新闻热点。学校的女同学都怕与之接触被舆论中伤,日常里远远避之。男同学到不怎么歧视他,可是他自回校后就不愿意与其他同学接触。也从不回答其他同学关于他经历的任何问题。每日里除了上课,就是泡图书馆,但不是到电子阅览室,而是翻阅天堂中学的历史藏书。天堂中学前身曾是本省第一家初等师范学校,后来初师取消,改为普通完中。校图书馆有近一个世纪的藏书。自从网络进入世人的生活,这些曾被当作宝贝的藏书已经很少有人问津了。所以,传统的书籍阅览室人非常少,敫润吉每天上完课,到游泳馆游上三千年米,就来图书馆翻阅这些藏书。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敫润吉有三科不合格。粗中有细的乌云琪琪格事先到老师那看了敫润吉的各科试卷,把他没有搞懂的知识都整理出来。一日午后,她来到传统书籍图书馆,坐到敫润吉的旁边。空荡荡的传统书籍图书馆只有几位老师在看杂志,敫润吉感觉到乌云琪琪格坐在旁边,可是没有理会。他与这个蒙古族女孩曾经一起在校学生会做学生干部,对开朗大方的乌云琪琪格挺有好感,但不是异性之间的感觉。乌云琪琪格暗恋他,他也略有察觉。可回到天堂中学的他还没能从关玉秀悲剧的阴影里走出来,所以默默地承受着同学们对他的非议。他对此没有任何反感,到觉得天下所有脏水都泼向他都不为过。

  乌云琪琪格把一张写有整理过的敫润吉试卷中问题的纸推到敫润吉面前,敫润吉侧头对着乌云琪琪格微微苦笑了一下。乌云小声说,这些知识都是高二你没有学到的部分。不弄懂会影响你下一步学习。过去敫润吉印象中的乌云琪琪格是活泼开朗的女孩,活象个假小子。没想到两三年的功夫,她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文静得说话都透着女性的魅力。对乌云瞬间的好印象,让敫润吉的负罪感陡升。他不敢看乌云琪琪格,觉得自己的灵魂很卑鄙龌龊。过去自己虽然没有明确拒绝人家,可一个与她一样应该拥有美好青春的姑娘因为他而死,现在自己竟然开始对人家有了感觉。他眼睛盯着纸上乌云整理的知识点,却没有听到她讲些什么。

  乌云琪琪格:你听明白了吗?

  敫润吉:噢!噢!我再捉摸捉摸。

  乌云琪琪格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与QQ号:那你有什么弄不懂的再找我。

  乌云没有回头,却感觉到身后有双眼睛在看她。其实敫润吉只是瞬间想像她离去的背影,并没有敢抬头。回校以来,他的眼前时常浮现江滨公园长条椅上关玉秀低垂的泪眼。他为自己当初的懦弱懊悔不已。如果当初不是考虑别人怎么看自己,第一时间救助父母,或许玉秀就不会死。可是想到母亲逼死关玉秀的所作所为,他马上又否定了这个念头。想到整个事件过程中侯老师的态度,他更加断定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倘若那时自己求助于侯老师,事态决不会是今天这种结局。

  学生们之所以喜欢侯征,并不完全是被他渊博的学识所折服。更主要的是他非常理解孩子们,常常站在孩子们的立场上看问题。每次批评同学,都能把同学们的错误掰扯个里清表透。没有上纲上线,没有大帽子,只有是非曲直,切身的利弊得失。让同学们感觉不是在接受老师批评,而是在毫无障碍地与老师的灵魂在对话。

  自己是天堂模式的原创者,设计者。学生舞会之类的活动本就倍遭社会广泛质疑。所以敫润吉与关玉秀的事情发生后,侯征就预感到自己与自己设计的天堂模式将遭到抨击与谴责。可为了保护孩子们不受伤害,他当时已经准备承受这些,不去辩驳。是局势的发展超出预料,关玉秀的死彻底激怒了他。才有了他力主的与传统势力、观念的决战。

  乌云琪琪格把自己上学期的学习资料送给了敫润吉。敫润吉接受了,他已经摆脱狭隘的本能,体会到了惜日同学的善意。他要用成绩回答同学的这份情意。

  敫润吉回校后,无时无刻不受到关注。乌云琪琪格帮助敫润吉的事很快就传开了。只是人们都背着他们俩。但是乌云琪琪格感觉到最近褚少杰见到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虽然她没有听到外界的议论,却以女孩子的敏感隐约感觉到褚少杰是听到她帮助敫润吉的事有些吃醋了。午后上完第六节课,她没有象往日那样赶着去弄懂课上没有搞明白的知识,而是约褚少杰去游泳馆游泳。经过褚少杰的指点,乌云琪琪格的水性大有长进。褚少杰陪着她在50米长的标准泳池里游了二十个往返。平日里乌云琪琪格只能游十多个往返,今天她却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水性娴熟的褚少杰一边游着,一边猜测着乌云琪琪格的用意。

  乌云琪琪格的速度慢了下来,游到泳池的起点,她已经没有力气爬出泳池。褚少杰在另一条泳道上跟在她的后面,见乌云停下,他到起点后直接一个漂亮出水上到了地面。乌云把手伸向他,他本能地把她顺着水中的梯子拉上来。出了泳池,乌云的手紧紧握了握褚少杰的手,褚少杰感觉到她传递来的信息,内心的疑云渐渐散去。爬出泳池的那一瞬间,她真想扑进褚少杰的怀里,可是游泳馆里众目睽睽之下,她没敢挑战传统的极限。

  晚餐时,乌云琪琪格把姑姑送来的烤牛肉拨到褚少杰的盘子里,自己只留下几小块。褚少杰用筷子夹起一些要放到她的盘子里,乌云推回他的手说:“我怕胖!”褚少杰美美地品尝着牛肉,有一种把乌云揽入怀般的愉悦。学校的伙食不错,花样也很多,牛肉也是时常有的。可这是第一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姑娘送给自己的,吃在嘴里美在心上。

  自那日乌云借去卫生间逃出教室起,褚少杰就没有再敢主动触摸乌云的身子。他怕永久失去已经成为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娘娘。褚少杰时常梦里梦到毕业了,自己与乌云回到老家再也不分开了。高二下学期期末考试,褚少杰的成绩明显下降。他每日见到乌云琪琪格都觉得那双眼睛是在责备他。仿佛在说:“你爱我吗?爱我为什么不追上来。追不上,你拿什么来爱我!”

  一日晚餐后,褚少杰应乌云琪琪格之邀来到校园西北角的问天亭。她问褚少杰:你知道中学里同学之间的感情为什么大多都无法走下去吗?#p#分页标题#e#

  褚少杰一时被问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乌云接着说:是因为大家不能同步人生。我非常珍惜我们之间这份感情,因为这是我的初恋。不管我们今后能不能真的最终走到一起,至少我们应该为之努力,不然我们拿什么体现对这份感情的珍视。

  乌云琪琪格谈判式的诉说咄咄逼人。自始至终褚少杰都没有答上一句话。最后乌云把头埋在褚少杰的怀里,双臂从褚少杰腋下搂着已经壮实得象个成年男人一样初恋。褚少杰犹豫地用双臂把乌云琪琪格的头搂在肩头,用脸颊蹭着乌黑的长发,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时,乌云撒开手跑回自习室。褚少杰感觉到乌云哭了,他慢步走回自习室,找个位置坐下。瞄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乌云琪琪格,可乌云始终没有抬头。

  敫润吉的成绩虽然没有太大的长进,但这回都合格了。他把成绩单用QQ传给乌云琪琪格。其实乌云琪琪格早已经知道了。敫润吉的情绪渐渐稳定了,终日里除了每日午后的游泳,就是泡图书馆,但这回时常到电子阅览室去写他的网络小说。乌云琪琪格也很少再与他单独接触。

文章标题: 《天堂夕阳》第九章:心灵的救赎
Top